必威bet体育

倾力打造航通品牌

一直专注于各种电机与风机的研发与生产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0-586-018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科大讯飞:人工智能变身“补贴巨头”

文章出处:必威 人气:101发表时间:2020-05-05 14:45:54

  作为一家AI人工智能第一股,科大讯飞历来受关注。

  4月22日,科大讯飞交出了2019年成绩单:营收100.79亿元,同比增长27.3%;净利润8.19亿元,同比增长51.12%,营收是四年前的4倍。

  首次突破百亿营收,这是科大讯飞史上最好业绩,被公司喻为是里程碑的事件。但是,这个里程碑却引来多方质疑:增收不增利、政府补贴依赖过高、造血功能下降等。

  一季度,科大讯飞营收14亿同比下降28.06%,亏损1.3亿,迎来上市12年来首次亏损的至暗时刻。冰火两重天之下,让这种批评声音更加激烈,科大讯飞到底是“科技巨头还是补贴巨婴”?

  高度依赖政府补贴

  科大讯飞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长期从事语音及语言、自然语言理解、机器学习推理及自主学习等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研究的公司,2008年,科大讯飞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当时中国语音产业界唯一上市企业。

  2019年,被喻为是人工智能技术规模化应用落地之年。科大讯飞表示,将从人工智能战略1.0的时代正式进入2.0时代,人工智能产业开始进入黄金收获期。

  但是,科大讯飞在收获人工智能红利时,也收获了政府的巨额补贴。2019年,科大讯飞的净利润为8.19亿,而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7.24亿,其中4.12亿为非经常性损益,分别相当于当期利润的88.4%和50.3%。也就是说,净利润超一半多来自于政府补贴。

  事实上,作为标榜的人工智能企业,科大讯飞始终有个问题无法解决,就是靠政府补助“撑门面”,而且越到后来,依赖越重。2015年&mdasdfssh;2018年,科大讯飞计入当期损益的补助金额分别为1.10亿元、1.28亿元、0.77亿元和2.76亿元,分别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重为25.88%、26.45%、17.70%和50.92%。

  科大讯飞作为安徽省的重点企业,各种补贴繁多。2019年财报显示,这些政府补助项目包括建设专项补助、专项资金、园区专项、数字发展专项、制造业2025专项、软件业专项、研发费用补助、办学补助、人才奖励等。补贴中既有省里的,也有国家层级的。

  这两年财报公布,科大讯飞给外界的印象是,靠政府补贴实现财报的华丽转身,市场上有关科大讯飞是否为一家“补助型企业”的讨论声一直不绝于耳。对于AI这样技术密集型的企业,离开了政府支持,科大讯飞自身盈利能力如何?

  从2015年&mdasdfssh;2018年数据看,科大讯飞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5.01亿元、33.20亿元、54.45亿元和79.17亿元,同比增长40.87%、32.78%、63.97%和45.41%;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3.16亿元、2.55亿元、3.59亿元和2.66亿元,扣非净利方面一直不太稳定,尤其是2018年扣非大幅下滑,给人“增收不增利”的感觉。

  2020年一季度,科大讯飞上市13年以来首次出现单季亏损,期内实现营收14.08亿,同比下降28%,单季净亏损1.31亿,比去年同期下降229%。尤其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亏损达1.35亿元,同比大幅下滑507%。

  科大讯飞将一季度下滑原因归于疫情影响:“一季度项目的实施、交付、验收等相关工作的进度”。

  事实上,扣非净利润大幅下滑,与政府补助有一定关系。一般政府补助的发放在三四季度居多,而科大讯飞一季度财报显示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仅5800万,也就是说,离开了政府补助,科大讯飞在净利润上有些“裸奔”了。

  除了极度依赖政府补贴,科大讯飞自身造血功能如何?

  高研发高销售未带来高增长

  科大讯飞称,2019年的业绩创造主要是益于ToB+ToC双轮驱动显现。目前,科大讯飞的主要业务包含to B和to C两个领域。To B涉及讯飞开放平台、行业人工智能应用,业务来自教育、医疗、政法等领域;to C主要是消费者业务。2019年,C端业务营业收入36.25亿、占比35.96%,同比增长43.99%,其他主要是政府企业端。

  作为一家技术密集型企业,科大讯飞一直强调自己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发投入。2019年,科大讯飞的研发投入达到21亿,占总营收比重为21.27%。近10年来,科大讯飞研发投入占营收均未低于20%。这意味着每收入10块钱,有2块多被科大讯飞投入到研发中。

  科大讯飞在财报中特意强调了研发团队的优势:拥有一批世界一流的科学家,积累了众多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产业优秀的专业技术人才与复合型高端人才。2019年,科大讯飞研发团队的人员数量为6404人,比2018年减少了498人。

  另外,科大讯飞的销售费用与研发费用旗鼓相当,2019年为17.8亿元,占营收的18%。近三年其销售费用一直很高。

  在这种高研发、高销售的投入之下,科大讯飞的营收、毛利率并没有高增长,2019年,科大讯飞毛利率为46.02%,与2018年的50.03%和2017年53.22%相比,反倒出现了下滑。这让人怀疑,科大讯飞是一家高科技企业吗?

  目前,科大讯飞的产品线多达六条,主要包括教育、消费、智慧城市、政法、汽车、智能服务等。人工智能技术要产生商业价值,需要依靠合适的应用场景来落地。但是,有多家证券机构发布的研报,对科大讯飞“人工智能业务拓展不及预期、新产品推广不及预期”的风险表示出担忧。

  值得一提的是,科大讯飞应收账款一直是潜在的风险点。2019年底,科大讯飞的应收账款为50.87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56%,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钱还没有收回来。高应收账款、长周期的回款,直接会影响现金流。

  2019年,科大讯飞的经营性现金流为15.31亿元,到了一季度,应收账款导致的现金流吃紧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2020年第一季度,科大讯飞的经营性现金流为-7.84亿元。

  细究起来,这主要是与科大讯的收入结构有关,除了ToC 业务,科大讯飞主要业务都是面向企业和政府,受到宏观经济影响,政府的财政预算不达预期,会导致客户回款不达预期的风险。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业绩说明会提到,科大讯飞的一大风险点就是未来的经营现金流。

  在今年疫情下,现金流问题更加紧迫。科大讯飞的另一大命门政府补贴,同样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在财政压力之下,一旦政府补助大幅下降甚至取消,对科大讯飞的盈利能力将产生巨大的考验,这就像是一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或许,只有真正靠人工智能技术的提升,才能摆脱科大讯飞的尴尬局面。

必威bet体育